何须道歉!小鹏进入快车道,能否不为鹏友智商税买单?

  • 日期:08-26
  • 点击:(1218)


  圈内怪事多,今年更典型。早些时候,特斯拉官降引发了维权行为,而今,小鹏汽车提前上新也引发一轮维权风暴。与此遥相呼应的是,房产行业也经常出现类似的事情。令人奇怪的是,房产与汽车爱搞事,就连一片血海的股市都显有惊人之作。回归正题,进入快车道的小鹏汽车真的需要为产品升级买单么,说难听一点,需要为成年人的智商税买单么?

  

  摩尔定律失效,汽车科技升级更快

  众所周知,在科技界有一个著名的定律就是摩尔定律,原本的意思是“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元器件的数量每隔 18 至 24 个月就会增加一倍,性能也将提升一倍。”

  然而,这个定律中所规定的时间在造车新势力面前却有些不太适合。实际上,新能源的新势力们造车多则五年,少则二三年已经在陆续交考卷。目前,已经交车的企业包括蔚来、威马、小鹏、合众、云度等一干企业。活下来的新势力们,可以为“万辆交付”而欢呼的企业不过一只手,但需要指出的是,这些已经交车的企业们已经完全打破了摩尔定律。原因很简单,当摩尔定律真的在新势力们身上生效时,按照这个节奏,新势力厂商估计已经没有生存的希望,如同“万辆交车”被某传统汽车发出的灵魂之问“万辆交车能算什么?”一样。

  

  2019年是洗牌年,新势力们需要快一点,再快一点。如同,这次半年销量成绩的较量,如同蔚来小鹏似有默契一般,同步推送了自动辅助驾驶系统晋升L2+的消息。

  显然,大家都在较着劲,比的就是快。

  小鹏“慢就是快”落地,产品升级加速

  说到这里,需要问的是小鹏很快么?

  

  小鹏汽车成立于2014年,是最老的一批造车新势力。然而,小鹏汽车开始的两个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市场动作。只是在2016年开始,小鹏汽车开始的加速,亦如:

  2016年9月,小鹏汽车正式发布Beta版样车、并举行了首次试乘试驾;

  2017年10月,小鹏1.0版首批工程量产车正式下线;

  2017年12月,交付京牌工程量产车给第一位车主何小鹏;

  2018年3月,小鹏1.0量产车型更是顺利通过审核,正式取得小鹏汽车第一张新能源车牌,成为造车新势力中第一个贯通设计、研发、生产制造、交付和上牌全流程的品牌;

  同年12月12日,小鹏G3在广州亚运城综合体育馆正式上市;

  2019年3月份,小鹏汽车开始大规模交付。

  

  在此之前,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在个人微博发布了给所有“鹏友 ” 的一封信,表示整车交付的过程中,“慢就是快”,并且围绕交付之后可能出现的一系列问题,小鹏汽车发布了“鹏友+”计划,以希望为用户购车、用车、修车的全生命周期提供服务。

  “慢就是快”究竟是对是错,现在看起来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小鹏汽车的全局布局已经十分完善,从研发、生产、供应链、营销体系都已经日趋完整。包括小鹏汽车的智能制造基地,以及高额度的融资,以及交车的速度,也让小鹏汽车从本质上在发生改变。

  在整合力的加速下,小鹏的“慢”已经完成了质变,回归到了“快”。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小鹏汽车首款新车G3于2019年3月份开始大规模交付,其续航里程和价格分别约为365公里。不到4个月的时间,小鹏汽车又推出了2020款小鹏G3车型。相较于老款G3,新款G3车型在续航里程上大幅提升,最大续航甚至可以达到520km。这不是更新,而是换代。这就是一种速度,甚至可以理解为新造车势力的“小鹏速度”。只能说,在不断积累之下,小鹏汽车实现了厚积薄发。

  

  这种速度,正是被质疑的一点,或者说普通用户难以理解与接受的一点。通常情况下,在汽车界通用的规律是“五年换代,三年大改,一年更新”,甚至有的汽车企业换代车型会拖更长的时间。显然,小鹏汽车速度,违背了汽车的发展规律。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可能又是传统汽车的发展速度与新势力的“互联网思维”格格不入,甚至说,如果有这种速度进行发展,小鹏汽车的结局只有一个,就是死亡,甚至新造车势力会全军覆没。相信这个结局一定不是小鹏的初衷,也不是“鹏友”的初衷。

  因此,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新造力势力比拼的就是“速度”。

  “快鱼吃慢鱼”时代,晚来者出局

  当然,这种速度的比拼,可能会蔓延到传统的汽车企业。近日,全球车企,包括欧美、日韩等知名的汽车企业都在发布各种财报和预测,结果都是悲观的,可以说,全球汽车产业已经到了一个关键的转折期。在这个转折期内,我们看到了电动汽车和清洁能源汽车持续抢占传统能源汽车市场份额,看到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的提升。

  

  不过,在这个转折与提升的过程中,晚来者出局是必然的。在新车势力中,据相关统计数据,截至上半年,造车新势力成功交付新车的共有7家,包括蔚来、威马、小鹏、合众、新特、云度和领途。其中,交付量最多的是小鹏,数量为9596辆;紧随其后的是威马,共交付8536辆;蔚来位列第三,交付7542辆新车。从头部车企的销量数据上来看,小鹏汽车成绩很拔尖,销量成功排在造车新势力第一名。

  跨过了2018年的“交付元年”的门槛,2019年,新造车势力们面临自身阵营的挤压,面临了传统汽车势力的全面围剿,面临了政策风向大转折的考验,已经进入生死决战年。

  

  我们知道,汽车行业已经是一个电动化、智能化、共享化的时代,随着中国车市从增量市场变成存量市场,新旧势力之间的贴身肉搏在所难免。更令人担心的是,拿着“万辆”交车入门券的新势力们,已经在分裂派系,如果以5000辆为一个档次,第一阵营已经被小鹏、蔚来、威马和合众确立了位置。

  未来当补贴退去,裸泳之时,快者为师。在此时,小鹏更快一步!当快之时,我们需要多一点理性,要为选择买单,否则,就是小鹏出台更多的补偿细节,也于事无补。当然,大度的小鹏也可以来个大招,旧车换新车,也许能收获更多!

  圈内怪事多,今年更典型。早些时候,特斯拉官降引发了维权行为,而今,小鹏汽车提前上新也引发一轮维权风暴。与此遥相呼应的是,房产行业也经常出现类似的事情。令人奇怪的是,房产与汽车爱搞事,就连一片血海的股市都显有惊人之作。回归正题,进入快车道的小鹏汽车真的需要为产品升级买单么,说难听一点,需要为成年人的智商税买单么?

  

  摩尔定律失效,汽车科技升级更快

  众所周知,在科技界有一个著名的定律就是摩尔定律,原本的意思是“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元器件的数量每隔 18 至 24 个月就会增加一倍,性能也将提升一倍。”

  然而,这个定律中所规定的时间在造车新势力面前却有些不太适合。实际上,新能源的新势力们造车多则五年,少则二三年已经在陆续交考卷。目前,已经交车的企业包括蔚来、威马、小鹏、合众、云度等一干企业。活下来的新势力们,可以为“万辆交付”而欢呼的企业不过一只手,但需要指出的是,这些已经交车的企业们已经完全打破了摩尔定律。原因很简单,当摩尔定律真的在新势力们身上生效时,按照这个节奏,新势力厂商估计已经没有生存的希望,如同“万辆交车”被某传统汽车发出的灵魂之问“万辆交车能算什么?”一样。

  

  2019年是洗牌年,新势力们需要快一点,再快一点。如同,这次半年销量成绩的较量,如同蔚来小鹏似有默契一般,同步推送了自动辅助驾驶系统晋升L2+的消息。

  显然,大家都在较着劲,比的就是快。

  小鹏“慢就是快”落地,产品升级加速

  说到这里,需要问的是小鹏很快么?

  

  小鹏汽车成立于2014年,是最老的一批造车新势力。然而,小鹏汽车开始的两个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市场动作。只是在2016年开始,小鹏汽车开始的加速,亦如:

  2016年9月,小鹏汽车正式发布Beta版样车、并举行了首次试乘试驾;

  2017年10月,小鹏1.0版首批工程量产车正式下线;

  2017年12月,交付京牌工程量产车给第一位车主何小鹏;

  2018年3月,小鹏1.0量产车型更是顺利通过审核,正式取得小鹏汽车第一张新能源车牌,成为造车新势力中第一个贯通设计、研发、生产制造、交付和上牌全流程的品牌;

  同年12月12日,小鹏G3在广州亚运城综合体育馆正式上市;

  2019年3月份,小鹏汽车开始大规模交付。

  

  在此之前,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在个人微博发布了给所有“鹏友 ” 的一封信,表示整车交付的过程中,“慢就是快”,并且围绕交付之后可能出现的一系列问题,小鹏汽车发布了“鹏友+”计划,以希望为用户购车、用车、修车的全生命周期提供服务。

  “慢就是快”究竟是对是错,现在看起来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小鹏汽车的全局布局已经十分完善,从研发、生产、供应链、营销体系都已经日趋完整。包括小鹏汽车的智能制造基地,以及高额度的融资,以及交车的速度,也让小鹏汽车从本质上在发生改变。

  在整合力的加速下,小鹏的“慢”已经完成了质变,回归到了“快”。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小鹏汽车首款新车G3于2019年3月份开始大规模交付,其续航里程和价格分别约为365公里。不到4个月的时间,小鹏汽车又推出了2020款小鹏G3车型。相较于老款G3,新款G3车型在续航里程上大幅提升,最大续航甚至可以达到520km。这不是更新,而是换代。这就是一种速度,甚至可以理解为新造车势力的“小鹏速度”。只能说,在不断积累之下,小鹏汽车实现了厚积薄发。

  

  这种速度,正是被质疑的一点,或者说普通用户难以理解与接受的一点。通常情况下,在汽车界通用的规律是“五年换代,三年大改,一年更新”,甚至有的汽车企业换代车型会拖更长的时间。显然,小鹏汽车速度,违背了汽车的发展规律。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可能又是传统汽车的发展速度与新势力的“互联网思维”格格不入,甚至说,如果有这种速度进行发展,小鹏汽车的结局只有一个,就是死亡,甚至新造车势力会全军覆没。相信这个结局一定不是小鹏的初衷,也不是“鹏友”的初衷。

  因此,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新造力势力比拼的就是“速度”。

  “快鱼吃慢鱼”时代,晚来者出局

  当然,这种速度的比拼,可能会蔓延到传统的汽车企业。近日,全球车企,包括欧美、日韩等知名的汽车企业都在发布各种财报和预测,结果都是悲观的,可以说,全球汽车产业已经到了一个关键的转折期。在这个转折期内,我们看到了电动汽车和清洁能源汽车持续抢占传统能源汽车市场份额,看到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的提升。

  

  不过,在这个转折与提升的过程中,晚来者出局是必然的。在新车势力中,据相关统计数据,截至上半年,造车新势力成功交付新车的共有7家,包括蔚来、威马、小鹏、合众、新特、云度和领途。其中,交付量最多的是小鹏,数量为9596辆;紧随其后的是威马,共交付8536辆;蔚来位列第三,交付7542辆新车。从头部车企的销量数据上来看,小鹏汽车成绩很拔尖,销量成功排在造车新势力第一名。

  跨过了2018年的“交付元年”的门槛,2019年,新造车势力们面临自身阵营的挤压,面临了传统汽车势力的全面围剿,面临了政策风向大转折的考验,已经进入生死决战年。

  

  我们知道,汽车行业已经是一个电动化、智能化、共享化的时代,随着中国车市从增量市场变成存量市场,新旧势力之间的贴身肉搏在所难免。更令人担心的是,拿着“万辆”交车入门券的新势力们,已经在分裂派系,如果以5000辆为一个档次,第一阵营已经被小鹏、蔚来、威马和合众确立了位置。

  未来当补贴退去,裸泳之时,快者为师。在此时,小鹏更快一步!当快之时,我们需要多一点理性,要为选择买单,否则,就是小鹏出台更多的补偿细节,也于事无补。当然,大度的小鹏也可以来个大招,旧车换新车,也许能收获更多!

达到当天最大量